欢迎你来到艾佳妮的博客

聞聽心語||儿时的伙伴-文新传媒工作室


闻 喧 享 静 | 听 见 真 知
褪 去 白 昼 的 浮 躁
享 受 夜 晚 的 宁 谧
文 新 传 媒 陪 你
共读

儿时的伙伴很多,印象最深的只有一个,很多美好的童趣让我幸福至今。记忆的片段如电影历历在目,更多的则是感动。

那样的年代生活很是艰辛,我们这些孩子自是不觉得,依然是快乐的、明朗的。村子同龄孩子大都不上学了,特别是女孩子,小学没上完就辍学在家帮助大人干农活了,在家学做针线活。我和他依然天天往学校里跑,跑的很起劲。我们那时的小学在邻村,在我们村的正南方,距离我们村子约有2里地的路程,附近有六七个村子的孩子都在这里就读,那时的男女生很早就互不来往,王晓棠简历封建的很。

我们两从小学一年级就在一起,说起来很有意思的,我们在班里从不打一声招呼,回到家里却整天黏在一起,那时冬天村子里家家生煤火,我会在他家跟他争抢煤火台取暖的位置而你拉我拽个不停,在他家里却霸气的如同在自己家。夏天去校早了,买了冰棍郑斯仁,看看班里没人就赶紧给对方送去一块,那时的冰棍2分一支,如果有同学进班了,边若无其事的形同路人。秋天的时候我们还会拿着一些瓶瓶罐罐在河边上捉毛毛虫回家喂鸡。

记得是小学三年级十月底吧,那天中午一放学天就刮起了北风,雨中夹杂着冰雹,打到脸上生疼生疼的,我小时体弱多病,一出校门就哭了,冰雹打的眼睛都睁不开了,那时的他真像一个大哥哥,用我脖子里的纱巾把我脸和头包起来,严严实实的再后面打个结,一手牵着我一面往家走,像个小大人似的,二里地的路程我给哭到了家,想起来很可笑的。那时候班里条件好的学生有小人书、画册杂志什么的只要他想看,我就一定会帮他借的,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我们家的小人书杂志在我们村子来说是相当的多了,我都会毫不吝啬给他看,我们还从村子里的老人那里借来什么《隋唐演义》《七侠五义》《西游记》等等很多书,大都是半白话文半古文,我当时看的也是一知半解,就是看个热闹。逢年过节的父亲会买了很多好的糖果,我会偷偷藏起一些等他大年初一来我家拜年时偷偷放进他口袋里。

那时候晚上上夜校,学校里没有电,我们都是自己手工造的煤油灯,手里提着,很多年以后每当我想那种情形常常会想起冰心的《小桔灯》,虽然很冷但心里很暖的感觉,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近视眼的很少,寥寥无几,因为到了晚上没有电视更不要说电脑了,在屋子里看书大人们也不是很待见,因为要点灯会耗油的,除非一定是需要照明的活要做,比如织布、做针线什么的。大多晚上我们都是坐在院子里看星星,看星星眼睛不近视的的,呵呵。晚上下了课,我们俩会在校门外面等对方,一路上说说笑笑,都在给对方长胆,毕竟都还是孩子类。
再后来我们都到了县城读书,初中三年我都不会骑自行车,一是年龄小,二是身体瘦小,老是不敢学,怕摔,每逢星期天他就会骑车带我回家,一路上我们都会把各自班里的情况说说,有什么新闻,趣事啦,不知不觉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那时的他是我心中的偶像,学习特别用功,成绩特好,不喜欢说笑,老师都很喜欢。会吹笛子,吹《北国之春》,那时候学校正流行着,很多本事都是“他自学成才”的。那时候大兴喇叭裤,冬天的棉裤裤口瘦,喇叭裤的裤口宽,套上去,下面不符逛荡的很,他就让他娘给他做喇叭棉裤,难为他娘直唠叨,年少的心啊也爱美啊!
每周二、周四『聞聽心語』
我们 不见不散
主播/孙玲
编辑/齐小莉
责编/M